11月7日晚上19:00左右,黄毅手机上收到8个归属地未知的未接电话。(采访对象供图)

11月7日晚上19:00左右,黄毅手机上收到很多含有验证码信息的短信。(采访对象供图)

11月8日凌晨,黄毅和彭梦在发现银行卡被盗刷后马上报警立案,图为警方记录的接(报)处警登记表。(采访对象供图)

经过连续44天追款,黄毅(化名)的银行卡被不法分子盗刷的107199.01元,已成功追回了85000元。

黄毅妻子彭梦(化名)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发现银行卡被盗刷后,他们立即挂失被盗刷的银行卡,并且报警。在警方的协助下,夫妻二人获知不法分子借助支付宝、苏宁易购易付宝、江西银行电子账户、中国平安E钱包等6个电商或第三方金融平台进行了盗刷转移,他们随即致电各平台进行追款,联系银行、中国移动通讯追查相关信息,为警方提供破案线日,黄毅被盗刷的金额中,所有被平台拦截、未被转移消费的资金均全部得到返还。

“××网验证码是064826”“您的手机验证码为:193391”“您正在注册××网,验证码为4887”……

11月7日晚7点左右,在四川成都的黄毅,发现手机接收到多条类似有验证码数字的短信,还有8个归属地未知的未接电话。“当时我没有理睬,也没有点击和接听。”

两个小时后,黄毅发现自己手机无法拨出电话,便用朋友手机联系妻子彭梦,让其先后3次为他充值话费,手机还是无法正常通信。

11月8日凌晨1时左右,回到家的黄毅连上家中WIFI后,手机上的工商银行客户端连续跳出了28条消费记录,合计金额107199.01元。夫妻二人马上报警,并于当晚挂失了被盗刷银行卡。

8日早上,黄毅到营业厅补办电话卡时被告知:电话卡是被别人强行挂失的。一个归属地为陕西西安的电线,提供了黄毅手机号码拨通的5个通话记录,验证通过后移动公司做了停机处理。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接线人工服务挂失手机号,可以提供机主身份证信息和手机密码,或者提供由挂失号码拨通的5个接通记录。黄毅说:“我根本没有打过这5个号码。”黄毅将在营业厅查到的5个电话号码提供给了警方,进行进一步追查。

黄毅称,警方调查后发现,由于他的身份证信息泄露,不法分子于11月7日中午,在安徽合肥肥西城西支行以伪造的身份证新开了一张工商银行卡作为收账卡,并修改了黄毅在工行预留的手机号码。“因为生意需要,我的身份证信息和电话号码使用范围比较广,对何时泄露的信息并不清楚。”

安徽合肥肥西城西支行工作人员回应:“我们在办理该银行卡和更改银行卡预留手机号码时,办卡人提供的身份证信息是合规合法的,可进行联网核查,并且照片上的人也长得十分相似。”该名工作人员还表示,正常情况下,无论在银行办几张卡,银行预留手机号只能为一个,凭身份证信息到银行柜台修改银行卡预留号码,新号码会自动覆盖旧号码,且只有新修改的号码上会收到银行发送的更改验证信息。

成都天府新区新兴派出所所长黄达表示:“根据公安机关办理案件的相关规定,案件进展不便对外透露,目前案件还在侦破当中。”

据黄毅被盗银行卡开户行提供的账户历史明细清单显示,被盗刷银行卡第一笔资金的流出是11月7日晚八点半,一直持续到8日凌晨,钱分别从支付宝、苏宁易购易付宝、江西银行电子账户、中国平安E钱包、天翼翼支付、杭州卷瓜网络有限公司共6个平台流出。

11月8日下午,彭梦便开始在网上找各个平台的客服联系方式进行追款。彭梦回忆称:“追债的过程很曲折,有些电话并不容易找,手机里现在的通线个电话,每个电话遇到不同的客服就要把事情重新跟他说一遍,其间提交了很多材料。”

“支付宝第一时间就承诺会将资金返还给我。”11月9日晚,彭梦收到了支付宝邮件发送给她的承诺函。蚂蚁金服品牌与公众沟通部的工作人员表示,在此次案件中,不法分子注册支付宝账号,将银行卡里的钱分多次转入支付宝,试图通过支付宝转移。

但是在随后的支付过程中,支付宝的智能风控系统检测出异常,及时拦截,并且立即对操作账户进行了功能权限的限制,使得该账户的交易无法完成,没有一笔钱通过支付宝转移。“11月22日,受害人交齐了相关证明资料,11月23日下午,拦截的钱已全部退还。”

彭梦收到的第一笔回款,是11月15日由江西银行的。此前,她通过银行流水查到,这笔钱是通过广州银联网络支付有限公司以“有线和其他付费电视服务”的名义刷出,与该公司客服致电说明情况后,彭梦查到了这笔钱的去向——江西银行P2P理财平台。彭梦了解到,由于该行电子账号只支持同卡进同卡出,且只能用于理财,不能用作其他用途,不法分子如果想把钱从电子账户转出去,也只能转回原来被盗刷的这张卡,故钱还停留在P2P的电子账户上。

天翼翼支付、苏宁易购易付宝、平安保险E钱包平台也对黄毅被盗刷的资金进行了拦截。彭梦经过多次与各平台客服人员联系,提交各种所需信息后,均收到了回款。12月20日,彭梦从平安保险E钱包处收到了最后一笔被平台拦截、未被转移消费的资金。而在杭州卷瓜网络有限公司平台被盗刷的30000元,由于已被不法分子转走,该公司也对黄毅夫妇的损失进行了全额赔付。

彭梦说,从11月7日接受到诈骗短信开始,她和黄毅就将所有涉事的通话信息、短信记录、银行流水等信息在手机上做了截屏保存,与各个平台客服的通话也都进行了录音作为证据留存,他们还多次去银行察看流水明细,寻找被盗刷资金去向。

彭梦表示,现在电信诈骗事件频发,大众应有自我保护意识。如果发现手机多了很多莫名电话和短信、链接,一定不要点开,并且手机一旦不能正常通话时,就及时报警,手机尽量不要在外连接不可靠的WIFI网络且随意登录手机银行卡的客户端,如果银行卡余额有变动,应立刻挂失。“追款过程中,要不停主动打电话,追问,主动提交平台材料,你积极主动去追,他们的办事效率才会高。”

“不法分子冒用身份办了银行卡,却没有瞒过我们的智能风控系统。”蚂蚁金服工作人员称,智能实时风控系统(CTU系统)是蚂蚁金服风险管理的核心系统,该系统集风险分析、预警、控制为一体,通过数据分析、数据挖掘进行机器学习,自动更新完善风险监控策略,并配备风险稽核专家小组进行风险稽查及处置。

支付宝平台上每天有上亿笔交易,最高峰值每秒有12万多笔交易。每笔交易,CTU系统都会进行8个维度的风险检测,并从用户行为、交易环境、关联关系等维度提炼出上万个风险关键变量,采用上千条规则、近百个风险模型,确保交易的万无一失。

“如果一个用户,早上8点在北京西五环买了早点,5分钟后,又在东五环便利店消费,这个时候交易很可能被叫停。”此外,当判定交易存在风险时,会触发支付宝的生物识别系统,比如人脸识别,来跟用户身份证上的照片进行比对。

蚂蚁金服的安全专家建议,用户的同一个账号和密码不要多平台使用,避免黑客拿到某一个平台的用户名和密码后,进行“撞库”。此外,不要随意点击来历不明的链接,避免手机中木马病毒。

天翼翼支付平台业务工作人员也提到,翼支付的风控系统会对账户的安全风险进行检测,如果账户存在多笔资金交易密切、有违日常交易习惯的大笔资金动向、深夜大笔金额交易等情况,风控系统会自动对资金和账户进行冻结,只有进一步提交本人手持身份证照片等信息,才可解冻。该名业务工作人员称,此次不法分子在翼支付平台共产生两笔1000元的订单,中间间隔23秒,其间还充值了一次100元的手机话费,“系统检测到该账户资金交易频繁,存在异常,便对第二笔资金进行了冻结,第一笔钱也原路退还受害人账户。”

彭梦现在很担心和后怕,她说:“我现在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把钱放在什么地方,个人的身份信息和银行资产是否能得到安全的保障。”

就在黄毅和彭梦追款过程中,人民银行发布新规,从12月1日起,银行开始全面提供转账受理后24小时内可撤销和延迟到账服务。即用户通过自助柜员机(ATM)向他人转账24小时后才能到账,如果受害人发现上当受骗,可拨打银行客户服务电话或者到营业网点办理撤销转账。

安徽合肥肥西城西支行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新规实施后,每人在同一家银行,只能开立一个Ⅰ类户为全功能账户,再开户时只能是Ⅱ、Ⅲ类账户为虚拟的电子账户,功能和资金风险也会逐级递减。“新规实施后,银行会对一卡多户和一户多号进行核查,如有问题会通知开户人前往柜台更改,如不更改将被列为可疑对象,银行卡将会不收不付。”

Related Post